2016年6月16日星期四

Niceman
2020年的犯罪之都——吉隆坡。
谋杀富商与高官的连续凶杀犯依然逍遥法外。各个高官富商们人人自危。每到一处,随行的保镖像军队巡礼般跟随。
十年后的niceman已经行侠仗义多年,对于扑灭罪恶已经不像当年那般热血纯粹。开始萌生的,是如何更直接的遏止惨剧发生。他发现,犯罪来自于人性。而此恶劣的人性,乃由环境诱发。要防止犯罪,唯有改变坏境。而改变环境,必须直捣龙潭,擒贼先擒王。
Niceman花了10年的时间计划,布局。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一直在等,人民愿意挺身而出的那一刻。

2016年5月18日星期三

(灵感记录)毁灭英雄


近未来的世界,人类活动所造成的污染再也无法控制,有的人选择活在虚拟的世界中,有的人选择活在崩坏的现实中。由于污染原因,地球上生长的许多动植物都发生突变。有的突变怪兽以人类为食。有一群选择活在现实的人,他们为了生活,收取不愿面对现实的人的金钱,负责铲除这些妖怪们。
在那个连大坏蛋都不想征服的世界,负责铲除怪兽的人们也一直在思考身处于如此乱世之中的意义。
选择活在虚拟的人都只躺在进入虚拟世界的机器中。但肉身必须身处在现实,如果被怪兽吃了或伤害了肉身,身处在虚拟世界的自己也会消失或受影响。

2014年8月27日星期三

有时候

有时候,我明明身处於幸福之中,却不太能够,完全让自己沉溺在当中。

负面,消极的思绪总会在脑袋里的深渊中回荡,激起无数次的回响。

有时我会慌,当黑暗冲破理性构筑的重重藩篱,逐一侵占脑袋里的各处时,我都会非常害怕。当下我确切的知道,自己并没有想象中乐观,仿佛名曰正能量的气场充斥全身各处似的,也不过是自我催眠。

如果妳就坐在我旁边,只要妳的一个微笑,一次撒娇,便能解掉我忧愁。

如果妳没在我身边,有时我唯有借助酒精的魔力,让自己的思绪缓缓降落在幸福的软垫上,任由眼泪决堤,有点病态的爱上了这种折磨自己的经过。

我自问自己:我爱得苦么?

答案总得:不苦,我很幸福,幸福得有时会不确定这伸手触及的一切是否既是现实。

矛盾的个性搬出一出出内心纠结最终又大团结的戏码,有时真的觉得好累。

好想和Kurt Cobain借他那把爆头的长枪。

还得多练习在纠结后即刻调适心情的能力,又害怕这条路上的重重难关。


但,好彩我是男子汉。

2013年12月25日星期三

所谓长大(1)

在吉隆坡念书的那几年,每一年、每一次假期最期盼的,便是回家。

 一个人独自远离家乡在外生活,就算身边都是要好的兄弟,每天打打闹闹不受拘束。对家的思念却不曾停过。所以为了不时回味家的味道,在家的感觉,我便尝试模仿老爸老妈烹调佳肴时的身影,尝试勾勒出来自家乡的滋味。但不管尝试,都还是欠了一些滋味。

 所以我很喜欢在家吃饭。有几次回家,饭桌上只有一道吃剩的清炒青菜和一碗汤。我都吃得津津有味,齿颊留香。但那滋味虽然对了,那感觉仍不对味。

 去年农历新年的时候,二弟来不及请假返乡,过年的时候没办法回乡过年。于是饭桌上便少了一个人。小弟年少气盛,喜欢到外头去充满商业的味道,经常对家里的饭菜嗤之以鼻,生活作息日夜颠倒。除夕夜要返老爸的家乡吃年夜饭时,他并没有跟随。摆满年夜饭的饭桌上都是山珍海味,但我吃时并不觉得美味。年初二到外婆家吃饭时,亲戚朋友快一年没见,礼貌上的称呼过后,大伙儿便忙着把过年的盛况po上社交网站,与各自的兄弟姐妹通过手机过年。回家过年,好像已经变成了每一年的例行公事。

 老妈的身子虚弱。自我懂事以来,老妈便时常生病。虽然如此,她还是非常尽责的履行母亲的责任,把家里都照顾得井井有条。老妈煮的饭菜更是独一无二。在吉隆坡生活的时候,我常常到处打探有着美味佳肴的摊位,其实,我是在找着哪里有买与我家的饭菜有着相同味道的佳肴。

老妈因为身体缘故,又喜爱和一般姐妹回忆青春,现在回家,已经很少能够吃到妈妈煮的饭。 以前老妈会准备很多好吃的,会和你一起聊天,会啰嗦的问东问西。

现在老妈只会看着电话,时而傻笑,时而默不作声。

 年纪都一把了,我不明白,为何要学17,8岁的小女孩拍照?

 我以为只有我们会不停长大,成长,没想到父母会不停变小。 动不动说要了解生命,活着是有多痛苦?

我才二十几,是要我如何生活下去?生命对妳来只是当下的负面感受?

 小的时候,一家五口一起吃饭。饭桌上的菜肴也许不是山珍海味。但长大后回忆起来,那滋味已经很难找到。现在长大了,山珍海味触手可及,却寻找着小时候的粗茶淡饭。

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

这些年,这些月

两种风格的妳~
还记得上幼稚园的时候,曾经倾心过一个同班的女孩。幼稚园时期的我已能找寻到早熟的踪迹,虽然如今更甚以往。
小孩子会懂什么?除了不爱吃饭爱吃零食,容易被当时候并不普及的任何一种电玩所吸引之外,真的什么都不懂了。可是在上学的时候,总是会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往某一个方向飘去,纵使并没有你期待的那个眼神飘向自己。

六年的小学生涯,除了让我更进一步的明白我是个众人眼中的谐星以外,也让我明白在成长的过程中,变成胖子会一定程度的扭曲成长后的心理。六年级时喜欢过一个女生,是个当时看起来将来会成为歌星的女生。现在好像还能听见六年级全年级班级拔河比赛时,她喊着我的名要我加油。

上了初中,大多数的小学同伴都各自分道扬镳。还来不及替转眼即逝的小狗感情伤心,马上即能注意到班上长得出众的妹子。她理所当然的很受欢迎,与许许多多的青春故事一样的是,在她身边总是有个不及她正的女同学形影不离的伴其左右。很快的我即投入进这段“感情”里。绘画能力数一数二的小弟我,总是以我自己的风格把她的样貌给画出来。即使当时的画工现在倒回去看真的蛮可笑的,但我好像发现了一件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的事情。后来,有一阵子我和几个伙伴喜欢放学后不回家到处溜达,也无聊到打电话骚扰认识的女生。当然包括她。其中一个伙伴有一回帮我问我有没有机会与她谈恋爱,善良的她很婉转的用“爱情并不能勉强”来拒绝了我泛滥的感情。我也因此在下课时趴在桌子上哭了一节课。

那是我第一次因为女生而哭。

直到初中三因为懒散我从原本就读的班级空降到了稍微后面的班,才又结束了那场并不怎么轰轰烈烈的暗恋。平静的确定自己未来将要走的路,平静的选择美术与设计科为高中所选科系,平静且有些恍然的进了美术与设计科。 红到我拿出来举例子都觉得烦的小说与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个沈佳宜。

我的沈佳宜在我开始上高中的那一年里的某一天,睁着她大大的双眼看着我。调皮的丘比特用连接着与她之间的红线的箭,不偏不倚的贯穿了我的胸膛。此后的三年直到现在,那双要我帮忙她藏起手机的明亮双眼,仍时不时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学院生涯三年,当上助教两年,间中擅自与之周旋的女生不计其数。虽都失败结束,没法开始那场我渴望了许久的恋爱,可是有些却颇深刻,现在回想起因为自己的关心举动而映照在她们脸上的微笑,才发现自己不过又崇拜起自己来了。
然后,因为电影,因为关心,因为相处,因为微笑,我才终于都明白从前的自己完全不懂爱情。
从前,我们都认为那个让你心跳加速,长得很正,很受欢迎,是许多男生的梦中情人的她,才是自己无论耗上多少时间,多少精力,都一定要追到的女孩。

可是,梦毕竟与现实相差甚远。尤其是不切实际的梦。

但在梦中与那梦中情人所做的浪漫事情,却可以搬来现实中,只是对象,不是那个想象的她。是那个与你相处起来,不会有距离,却一切都老是好像不切实际,如梦似境的那种感觉。

会在心里面哀求时间之神大发慈悲,施舍自己多点与她相处的时间;会帮她做任何事,只要自己做得到,就算做不到也会努力去尝试;会在连续相处几天后,在要离别的那一刻流下泪来;会无时无刻的想着彼此;会希望彼此之间不存在争吵,就算有摩擦,也宁愿自己承受;生病时,会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在担心时泪眼汪汪,放下心后即刻决堤;会把所有留在记忆中的情歌听一遍,感受旋律舞动时给内心带来的悸动;会因为不小心伤害她而内疚到哭出来;会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大哭包;会希望自己变成,并试着去努力变成那个与她相配的那个人。

这才是爱情吧?

其实我也不清楚 

7个月快乐。

2012年11月15日星期四

胖子的心房

“我只是想单纯的对你好….”胖子站在被雨水洗涤过的柏油路上,难掩一涌而上的情绪自已哭着。 “傻瓜……我知道呀。”小鹿向前,伸出手把胖子拥入怀中,边轻拍胖子厚实的背,边轻声安慰。 两人的倒影,在橙黄色的路灯照耀下,影子投射在晶莹闪烁的路上,影子被拉得好长,好长。 胖子压根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这么全心投入的去爱着一个人。 他与许多人一样,渴望爱情。于是,自他自认了解了何谓爱之后,便踏上寻寻觅觅的道路。 “是她了,一定就是了。”念高一时的某一天,一位女孩打开了他心中的房门,擅自住了进来。 不久后,那位女孩从原本住的那个房间,搬到了另一间,再从这一间,又再搬到了另一件,搬到最后,胖子已经找不着女孩住的地方。于是,另一位女孩又搬了进来。 前前后后,许许多多的女孩,有住的久的,有住的不久的。胖子心中的房门又开有关,直到门锁坏了,直到门板腐朽了,直到门就快脱落了。 然后,胖子遇到了小鹿。 小鹿个字不高,身材也不姣好,长长地头发崔挂在身后;她的一双眼不大,可是却像星空一样明亮;小小的嘴,小小的唇,与胖子相同的鼻子,却能让人忍不住再看上几眼。 一开始,胖子与小鹿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由于有着相同的爱好,两人便成了朋友。于是,爱胡思乱想的胖子又来了: “是她吗?不是吧……”胖子迟疑了,虽然内心了有个声音不停的在高呼,:“是!是她了!” 但他却不敢确定。 也许是门还没修好? 也许当下重要的并不是替自己找个伴? 也许小鹿不是胖子喜欢的类型? 胖子迟疑了。与之前众多入住胖子心房的房客们不同的是,胖子并没有在一开始便让她住进去。 胖子开始想她。 胖子开始帮她买早餐。 胖子开始帮她买放在办公桌上的糖果。 胖子开始准备便当。 胖子开始与她通信息。 “是她吗?”胖子又再问了次自己。 “是我吗?”提着行李箱的小鹿站在胖子的心房前对着他高喊。 “是她了。”胖子不自觉的扬起嘴角,心道。 然后,胖子告白,小鹿也答应了。她提着重重的行李箱,有点艰难的把它给抬了进去。 “我要在这里常住!”小鹿在心房中高兴的大叫。 两人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聊天;胖子牵起小鹿的手,小鹿紧握着胖子的手。 “咦?”有股暖流从手心传遍身体各处,很温暖。温暖地让胖子质疑了起来,“这是梦,还是现实?” “笨蛋!这是现实!”小鹿在心房中叫道。 然后,胖子带小鹿回家乡,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在海边散步,拥抱在一起。 胖子很小心,他深怕哪一天哪一双手还是哪一股力量会把小鹿带走,因为胖子发现,他已爱得无法自拔。 每当胖子心情不好,或稍微有着不满小鹿的心情时,他便会看着小鹿那如星光般的双眸,烦恼不满什么的就会突然消失。 一天, 胖子无法控制自己做了对小鹿越轨的事情,他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他不知道这么做会不会伤害小鹿,他不知道这是否太快。 因为,他太爱她。 下过雨的晚上,他牵着小鹿的手到停车场送小鹿回家,他没法掩藏自己一涌而上的情绪,随即决堤。 小鹿把胖子搂入怀中,由于胖子太胖,小鹿尽力伸展他的双手,尽自己所能地安慰他。 “傻瓜……”小鹿抬头看着哭了起来的胖子,微笑说道。双眼不知是否因为街灯的照耀而闪烁光芒。 胖子的心房,被小鹿给装饰得美轮美奂,五彩缤纷。 而胖子的心房已不再有门。

2011年9月26日星期一

Jazz : Secret and the seal. 与 世界第一等(暂名)












Jazz : Secret and the seal.
这部作品从灵感到构思再到画草稿,所花的时间不会太长。这个概念有了之后,花掉的时间大多都在修改细节部分。

恕我无法在这里透露太多,虽然我很想说>< 不过,这部由我的老师兼同事兼朋友还有我以及另外一位糊里糊涂就降给我们拉进来的女强人联手打造,由马来西亚神秘、历史、与古怪传说,再加上西方世界的妖魔鬼怪界的两个大佬,吸血鬼与狼人,再加上女巫,泡制的,精心策划的,呕心沥血的,如火如荼的!100%本地制作,最强的热血漫画~敬请期待啦。

然后,我已经到处张扬了,就只差这里我没有宣布

这部作品我们拿奖了~ :)


(e-mail送来啦!感谢主办当局对我们的肯定!感激不尽啦~~)

有点懊恼就是,构思与草稿这个故事将成为接下来的日子里的工作项目之一了。
懊恼的地方在于,我还有一篇小说处于停滞状态@@ 然后还有一个故事装在我脑袋太久了,是时候把他给写出来
然后然后,最近出了搞为了那个比赛而创作的漫画外
另外一个时常让我热血沸腾的事就是,以本地最受欢迎运动羽毛球为创作题材的漫画











以上就是前几天才出炉的漫画草稿

Rawangboy是这本书的策划人吧,他和我说,看了我的漫画草稿,他很感动。

我也非常感动呢。才构思这几页的时候,虽然思绪与情感像是被某种事物拉着般,常常思绪停顿

但,我很珍惜那样子的感觉,让我感觉自己,真的在发光。

真的好热血。

也恕我无法在这里透露太多,也许待多几篇草稿出炉后,会做下预告让大家知道吧!(好像很多人在看降哦==不管啦!谁叫我一直以来都是行动派的?XD)